环球视讯www.ugbet.us)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、会员登录网址、环球UG会员注册、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、环球UG电脑客户端、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本报驻南非特派记者 邹 松 本报特约记者 陈 言

日本主导的第八届非洲开发会议(TICAD)将于本月27至28日在北非国家突尼斯召开。多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,患上新冠肺炎的首相岸田文雄将通过在线视频的方式参加会议,并宣布将帮助非洲培养30万人才等措施,以“对抗中国在非洲影响”。非洲是个大市场,多国都在这里开拓经营,但像日本这样动辄把“对抗中国”而非合作发展作为目标的国家实不多见。尽管日方瞄准中国,准备抛出一系列对非洲的所谓“重磅”投资措施,但预计本届会议的参加人数减少,规模缩小,日本多名人士担忧,“TICAD的品牌将会失去”。有分析人士表示,TICAD影响力下降的更深层次原因在于日本对非洲的投资、人员交往等处于逐步减少的趋势,而日本追随美国外交战略,将中国作为假想敌,把非洲当作博弈的战场,附带政治条款,已经令多数非洲国家感到厌倦。

日本的盘算

“今日日本”网站25日以“日本承诺在非洲投资人才以对抗中国”为题报道称,在27日于突尼斯召开的非洲开发会议上,岸田文雄将在线宣布帮助当地在今后3年间以农业和医疗卫生领域为中心培养30万人才。此举旨在通过人才投资支持非洲经济增长的质量提升并确保持续性,彰显与中国的不同。

实际上,日本媒体很早就配合政府呼吁,多次强调投资非洲“与中国不同”,帮助日本企业寻找投资机会。笔者看到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《朝日新闻》,为了配合政府号召去非洲投资,特意做了非洲方面的连载文章,谈到非洲有色金属钴等资源,希望企业去开发。

虽然日本媒体为政府摇旗呐喊,但日本内部对于能否投资非洲、对抗中国感到十分困惑。早在5月,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的一次会议上,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亚洲经济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平野克己就公开说,“疫情及乌克兰局势如此不清晰,我们感觉这次会议难以定期举行,但突尼斯作为主办国,对日本期待很大,想到非洲经济的未来,我们应该继续举办”。平野比较委婉地提及日本在非投资已经过了最高点,维持以往的投资已经不易,追加投资的机会并不是很大。但出于与其他国家竞争的目的,呼吁日本企业继续向非洲投资。

日本政府的呼吁、媒体的配合,与日本对非投资规模呈相反的趋势。《朝日新闻》公布的数据显示,日本对非洲的投资以2013年为最高点,当年超过100亿美元,之后便开始下滑,到2020年已不足50亿美元,2021年略有恢复,但幅度很小(如图)。

二手车、高端彩电和寿司卷

,

欧博真人游戏手机版下载www.aLLbet8.vip)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真人游戏手机版下载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,

非洲方面对日本此次大会的召开反响不大,很多媒体陆续报道日本投资非洲的目的。《北非邮报》近日报道称,此次会议将给日本一个机会,让日非关系在疫情动荡和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后重回正轨。过去,东京主要通过软实力、援助和发展项目对非洲大陆施加影响,而私营部门和商业银行则更加谨慎。然而,在疫情和俄乌冲突对全球经济造成双重影响的背景下,面对地缘政治上的强大竞争对手中国在非洲的经济高参与度,东京希望重新推动其私营部门投资非洲,向非洲大陆提供贷款。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非洲多国采访时发现,“日本元素”在非洲虽不少见,但基本只集中于二手车、高端彩电和寿司卷。莫桑比克司机保罗向记者表示,日本车保值率很高,非洲国家普遍不富裕,日本二手车在非洲有很成熟的供销渠道,有些是从日本直接引进的二手车,车里的各种说明都是日文的。在家用电器领域,日本的“阵地”缩小到索尼、松下以及几个音响品牌的高端机型,即便是在经济相对发达的南非,家电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也是海信等中国品牌。另外在非洲,寿司是接受度最高的“中餐”,多家挂“中餐”招牌的当地餐馆,实际上主打的是寿司,记者曾打听过原委,非洲黑人店员的回答是“这个好做,我学了一个下午就学会了”。

在南非经商近20年的吴先生对日本企业在非洲的式微颇有感触。他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日企从上世纪60年代进入非洲,特别是进入经济发展程度相对较高的南非及北非地区都比较早,但近20年来在走下坡路。吴先生曾参与几家日本驻南非医疗器械企业的代理工作,但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。如今在南非基本见不到这类日企,只有日本车企的专营店还在,但也受韩国车企的猛烈冲击,近年来中国汽车品牌在南非也多了起来。

谈到同中国竞争,吴先生突出的感受是“国民性”问题,他感觉日本人很少有单打独斗闯荡非洲的拼劲,在非洲的日本员工基本就是大公司打工族,对非洲国家和非洲人也没什么认同感。反观中国或者韩国、印度,有很多中小型私企在非洲打拼,深度参与非洲各项发展。“这种人与人的接触很重要,非洲人需要真正的朋友,而非只把非洲当作赚钱的场所”,吴先生强调。

日本做法“令多数非洲国家感到厌倦”

乌干达《独立报》24日分析称,日本公司对非洲大陆缺乏了解,大多数公司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离家较近的市场。在非洲经营的日本公司数量从2010年的520家缓慢增加到2019年的796家,但受疫情影响,近年来总投资有所下降。

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日前发布的《2022年世界投资报告》显示,2021年对非洲国家的FDI(外国直接投资)达到创纪录的830亿美元,非洲最大的外国资产持有者仍然是欧洲人,以英国(650亿美元)和法国(600亿美元)的投资者为首。另据中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底,中国对非投资存量已经超过434亿美元,投资遍及50多个非洲国家。

“日本和中国完全不能在非洲竞争!”日本亚洲太平洋(601099)论坛理事长田中健二对笔者表示,从他目前获得的数字看,日本在非洲仅常驻数千人。日本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在非洲做了很多工作,但本国经济规模扩张减速后,在国外能够扩大的范围有限。田中认为,中国一直关心非洲,本来中日之间有很大的合作空间,但从日本政客的表态看,“与中国竞争的态度更浓重一些”。企业方面,田中认为,日本能够向非洲派出的人数有限,日本资本也已经进入到投资非洲的瓶颈,此时和中国合作该是最佳机会,但企业间的合作目前还不多。

南非《外交》杂志主编克里坦・巴哈纳分析称,日本有加大对非投资的意愿令人欢迎,但意愿必须转化为现实,切实造福于非洲人民才行。从近几十年日本对外政策来看,非洲并没成为日本优先选项,这与日本一直追随美国外交战略的趋势一致。此前日本通过金融机构也参与到对非投资中来,但往往也附有西方式“附加条件”,这种“被动受援”方式已令多数非洲国家感到厌倦。▲

Allbet Gamin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环球视讯:日本借“开发非洲”牵制中国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Telegram群组爬虫:不愧是赌王千金!何超莲穿毛衣短裤游三亚,脚踩权志龙AF1抢镜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